中信海直遭飞机员“集体吐槽”:机长年薪40万一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多位中信海直机长和飞行员求证到,“公开信的内容句句属实”。据他们介绍,虽然中信海直是通航领域的龙头公司,但其飞行员们的薪资水平低于同行、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多位中信海直机长和飞行员求证到,“公开信的内容句句属实”。据他们介绍,虽然中信海直是通航领域的龙头公司,但其飞行员们的薪资水平低于同行、工作负荷更高、休假难以得到保障。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丁舟洋 实习记者 肖乐

每经记者 丁舟洋 实习记者 肖乐

10月25日,一封名为《中信海直飞行员的一封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从行业微信公众号上流出,瞬间在网络上被广为传播。在公开信中,中信海直(000099,SZ)深圳队54名飞行员向公司领导及董事会提出三点诉求:请公司对飞行员合理使用;请公司改善薪酬激励机制;请公司完善出差和值班制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多位中信海直机长和飞行员求证到,公开信的内容句句属实。据他们介绍,虽然中信海直是通航领域的龙头公司,但其飞行员们的薪资水平低于同行、工作负荷更高、休假难以得到保障。

就上述情况,记者多次拨打中信海直董秘办、证代办办公室电话进行求证,但均无人接听。好不容易接通了中信海直公司的公开电话,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表示,对此事不太清楚。记者又联系上中信海直一位主管运营的副总经理,但在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随即挂断电话。另一位高管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通航飞行员吐槽待遇低

中国第一家通用航空上市公司中信海直遇到了一线飞行员的集体吐槽。

公开信中称,这封信的起源,是来自飞行部工会在上半年组织的一次相关调查,并通过数据研究得出了一份报告。根据该报告,公开信中总结了一线飞行员关于工作时间、薪资机制和值班制度方面的三大诉求。

我们自发做了抽样调查,并依据调查结果写了公开信给董事会。公开信递交给董事会两个月了,直到现在仍杳无回音。一位中信海直机长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所以有飞行员将公开信发布出来了,希望能触动到公司高管。

从公开信中可得知,飞行员们的主要不满集中在飞得比同行多,赚得却比别人少。综合中信海直上述机长和其他飞行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说法,中信海直机长的年薪是40万~60万元,一年飞700小时,而竞争对手公司的机长年薪是在52万~78万元,一年飞400小时左右。如果是差几万也就罢了,差十多二十万元,就说不过去了。上述机长认为。

我的薪资水平大概是一年24万元。中信海直飞行员肖欣(化名)表示。他觉得,比起薪资,更头疼的是他们的工作负荷高,休息却难以得到保障,以至于危及到飞行员们的身体健康、对飞行安全造成了隐患。

通用航空的飞行条件比不得大型运输飞机,夏天没有空调,低空飞行高温状态持久缺水,30、40岁的同事们已出现结石、尿酸高等情况。直升机噪音大,对我们的听力也有很大损害。肖欣称。

众所周知,我国对飞行员的入行门槛有着非常高的身体素质标准,这些国防身体们为何会出现健康问题?肖欣表示,主要还是休息时间得不到保障导致的。我从去年过年前休过一次假后,就再也没请到过假了,不要说年假、疗养假。就是回家的探亲假都请不出来,不能离开所在基地城市。

值班费目前仍旧沿袭20年前的标准,值班一天只有区区35元,完全低于合理值,甚至可以说不够员工来回公司一次的车费。公开信中的第三条这样写道。肖欣对记者介绍,所谓值班费是公司飞行员待命的费用,没有飞行任务的飞行员时常会被要求到公司大楼值班以防突发任务。

另外让上述飞行员、机长们不满的是,中信海直的飞行员已经几年未调薪了,高管年薪却逐年攀上,年增幅均在15%以上。中信海直年报显示,该公司某副总经理2013年的报酬总额为133.04万元,2014年增长为158.49万元。

飞行员跳槽难是行业共识

从中信海直的行业地位来看,可谓龙头。以低空海上石油勘测、开采飞行为支柱业务的中信海直,公司规模、业务量均长期处于行业领先位置。中信海直年报显示,中信海直2014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亿元,同比增长10.96%,2013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83亿元,同比增长27.96%。

飞行员是航空公司的一大命脉,中信海直也很重视飞行员的培养。公开资料显示,中信海直今年已与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合作,联合组建成立中国民航通用航空学院,标志着中信海直进入通航人才培训的领域,也旨在借此解决后续公司业务扩张的飞行员储备问题。

中信海直上述机长告诉记者,该公司的基础飞行员储备应该不成问题,但资深飞行员、机长等骨干员工的储备量还是跟不上业务的发展。

而龙头企业的骨干员工为何抱怨工资不及同行?通航产业资深人力资源研究员袁凯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名机长一年40万元的年薪在通航业中确实不算高。飞行员的年薪一般由基本工资和飞行小时数薪资组成,一名资深飞行员的年薪在60万~80万元。但只要在国家的法定范围内,每个公司之间有工资水平的不同是很正常也是合理的。

民航专家林智杰表示,无论是通航还是运输航空,大型国企的飞行员薪资水平低于中小民企的情况是较为普遍的。因为大航空公司往往延续历史薪酬水平没有太大的调增,而且飞行员数量多,培训体系完善、梯队建设也相对合理。反而是中小航空公司,亟需飞行员,所以高薪挖墙脚。

如果放在其他行业,不满意薪资水平的员工可另谋高就,但在民航领域这条路似乎没那么容易。中信海直上述飞行员们均称,签署的是终身合同制,一般很难离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采访过多位大型公共运输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跳槽难是行业共识。

对此,林智杰认为,跳槽难归根结底还是由于我国民航业发展迅速,飞行员供不应求导致的。这就促成了飞行员体系的四个状态:国内飞行员工资与社会平均水平的差距远高于国外、行业各公司收入差距较大、工作负荷量大、人才流动难。难跳槽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与社会其他行业相比,培养一个机长不仅需要付出极高财务成本,往往还要花费5~7年的时间。特别是现在双人制机组为主的情况下,机长的学位又是十分有限的。航空公司自然难以轻易让一个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机长离开。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每个航空公司的管理体系、规章手册均有所不同,流动性过于频繁不利于行业安全。

袁凯和林智杰均表示,飞行员对薪资和休息的诉求,应通过合理的方式与公司协商解决。要相互理解,公司也有公司的难处,飞行员的诉求也有合理性,大家平和的谈是最好的。

【早前报道】网曝中信海直飞行员致董事会一封信:两年未涨薪 值班一天35元不够来回车费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24 14:39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